OpenStack在中国的风头及落地困境

  • 来源:睿商在线
  •  2016-10-16
  •   浏览 503 次

无论业界专家对OpenStack如何不以为然,今天的中国已然成为OpenStack技术大放光彩的乐土。近两年,主要来自大型的企业及商业机构推动中国开源产业迅速发展。

中国OpenStack产业生态正在形成。可以看到,海云捷迅、九州云、有云……一批初创明星扶摇直上。基于OpenStack技术进行应用创新,中国已成为蕴育培养初创企业的摇篮。

1476402258

  OpenStack行业应用普遍到“大云”

作为全球史无前例规模最大的开源项目,OpenStack在中国近年日益红火,不断开始在不同领域不同行业及客户系统相融合。

而今,OpenStack逐渐进入实践落地期。全球OpenStack已部署以千计的云项目。作为目前云计算最基础技术之一,OpenStack已深入计算、存储及网络等整个IT基础层。

已部署的云项目多为企业级私有云系统或数据中心。OpenStack用于生产环境的部署占总项目的65%。典型应用在制造工业领域。

在SAP所拥有的大量的制造企业客户中,为帮助这些客户生产制造流水线实现自动化,且对生产及制造相关数据进行分析,SAP就基于OpenStack为他们打造了上述生产环境系统。

而大众汽车则通过部署OpenStack管理其传统的软件应用,从而更好地管理软件开发流程。

基于OpenStack,大众将旗下各大品牌汽车几百家工厂的IT系统做一体化管理。

在中国,有统计数据表明,国内40多家云服务的底层采用OpenStack,约一半在基于其做二次开发。并且,OpenStack公有云项目应用在发展过程中。华为、有云等公司均搭建了相关的公有云环境;作为世界性的拥有150万员工大型电力公司,国家电网部署的OpenStack云应用于其生产环境。而中移动、中电信及中国银联等用户均部署基于OpenStack平台项目。

中国移动苏州研究院云计算产品部技术总监刘军卫介绍,目前中移动在OpenStack方面建有极具规模的“两朵云”。

中移动在广州、北京、长沙及武汉四地机房里,其公有云的两大集群约2000个物理节点已正式上线。其中,最大的单集群OpenStack环境有一千多个物理节点,包括650个计算、20个控制点及20个网络及250个存储节点。同时,在私有云方面,到2017年4月,中移动将在呼和浩特及哈尔滨建成各3000个节点的两大数据中心。

OpenStack应用场景另一个火热的领域是科研。在部分政府单位、科研院校等等使用OpenStack。如在规模居第二位的广州国家超算中心。作为新晋OpenStack超级用户名单者,广州国家超算中心不仅成功使用OpenStack技术表现绝佳,同时将其应用成果回馈给了社区;中电信中移动等运营商,目前均采用OpenStack技术重新部署他们的电信网络。

软件服务趋势驱开源商用化

自2012年开始,云计算的发展使OpenStack在中国的关注度持续稳定上升。主要推动力是互联网企业。由超始越来越多的个人技术受好者的积极热情参与,后演变为企业用户热衷于此。眼下,用户对OpenStack的关注点从技术转向了服务。

那么,OpenStack为何在中国得到如此广泛的认可?主要原因之一在于其API的标准化。其次,其新应用是基于用户原有平台而生,支持不同的底层基础构架平台。其三,可编程性。它是将不同技术融合在一起的引擎。这一切迎合了当前及未来互联网技术变革的发展趋势。

openstack以其API标准化用户界面,使用户很好地得以管理公司IT资源,更好地实现不同的云整合。在标准化API领域openstack应用优势得到普遍认可。

去年基金会启动了OpenStack Powerd项目,在市场上寻求相关的合格产品及服务,通过认证使之在互操作性上实现标准化。该项目每六个月做一次更新不断提高标准化以吸纳更多价值成员加入其中。

目前该组织投入大量人力致力于打造OpenStack云,基于OpenStack环境做智慧城市方面的应用开发。

在谈到关于运营商部署OpenStack现状问题时,华为OpenStack项目负责人蒋晓黎进行了相关分析。目前,运营商面临的最大挑战在于原有网源硬件上。包括MS、EPC等等,采用的ADC等多为专有硬件,这使得运营商资源无法得到很好的复用。特别是当业务负载发生变化时,资源浪费极其严重。OpenStack则可将资源全部池化从而大大提升其利用率。

对于运营商来说,为对接与OTT之间的竞争,他们必须开发出更具创新性的业务以满足客户需求。而基于传统硬件平台架构的业务创新缓慢,至少需要半年以上的开发时间。采用OpenStack后则将这个时间压缩到以月甚至以天来计算,由此客户业务创新力大大提升。

针对电信业务对高可靠性低时延及用户体验等高要求,华为OpenStack有针对性地进行了业务增强工作。并且相关成果同样贡献给了社区。

无论是国网、银联、中移动等关键业务,还是公有私有云及大数据不同领域,甚至在AFE功能部署、5G服务、BPN等等特殊应用中,中国市场对软件服务的迫切需求驱动OpenStack快速增长。

技术竞争与产业合力

OpenStack在飞速发展的同时,为应用开发提速而生的容器技术也在同步发展,似乎与之形成抗衡之势。

谈到OpenStack在下一代云平台中的应用,OpenStack基金会独立董事MontyTaylor说:“面对下一代云平台,OpenStack提供了一个包括从历史全裸机到虚拟机、容器技术在内的共存空间。”

谈到虚拟化、容器技术与OpenStack三者之间被认为互补共存的关系,OpenStack基金会的执行董事Jonathan Bryce说:“容器技术更多的是指向管理和开发应用。但无论是容器技术还是架构,都必须运行于基础设施之上,且这个基础设施须可编程,这样才能对其进行自动化管理。相比而言,容器堆栈中诸多新技术并未得到实施,诸如组网一体化、存储一体化及企业安全一体化等等都未集成其中。所以说,不合作就等于死亡,容器技术与OpenStack必须进行合作。”

实际上,OpenStack开源项目与专有技术间最大的不同,就是其与用户之间密切的关系。用户及时将其使用情况反馈至社区,从而使之以最快的速度解决在应用方面的各种不足。

目前,OpenStack面临来自云用户的焦点问题,就是如何解决不同OpenStack项目之间一致性的问题。在云端,不同企业文化及人的因素 在OpenStack项目中起着很大作用,毕竟新技术应用必须涉及到企业不同部门及不同业务应用的需求,而这些则是由上述两个因素所决定。

随着企业走向数字化转型,软件系统越来越开放,只有构建完整的生态系统才能促进其走向成熟。

然而产业的落地必须要经历一个从投资到回报的过程。目前,由于整体云计算发展处于初期状态,客户对开源的认知模糊;加之需求与技术实现之间出现断层,厂商服务能力不足导致其配套服务难以满足用户需求。

在整体市场处于传统IT系统向云迁移的过渡阶段,这种并行运行演进的过程必然使用户投入成本上升。

总之,OpenStack生态链的完善必须经历一个成熟化的过程。首先,从技术来看,必须通过相关企业为客户构建一个健全的管理技术机制、更好的安全模型及在扩展性及简化用户界面之间作好平衡。

其次,从产业规范角度看,存在专业人才缺口,由此需要更多的中国企业参与进来,构建完整熟性的人才链条,由专业人才来帮助客户对业务系统进行梳理,从而构建客户所需的开源解决方案,共同推动产业链走向成熟。

另外,从社区角度看,必须要强化OpenStack与其组织间的技术合作和交流,共同打造一个可以互相对话的融合环境,从而拉近用户与解决方案厂商之间的关系,比如通过打造云计算开源产业联盟的模式来实现良性环境的运转。

OpenStack中国影响力上位

今年年中“OpenStack Days”大会首次在中国举办。在此,我们可以近距离地看目前OpenStack基金会及其成员情况。为了帮助客户快速推进OpenStack商用化,帮助OpenStack厂商实现应用交付,该组织董事会成员异常繁忙。

据介绍目前基金会董事成员共24名。由于近来OpenStack社区增长迅猛,在今年新增的3名金牌会员中,其中两名来自中国。至此,基金会拥有3个中国黄金会员公司,即华为、easystack及有云。

作为黄金会员,他们除了从资金到软件技术支持OpenStack社区外,还将帮助社区其他成员做技术实施。而目前,该组织拥有约600家公司的会员企业。

为了满足社区全球化多元发展,OpenStack不断推出相应工具以实现跨语言跨地理区域等等需求。同时,OpenStack社区自身也在强化与其他开源社区的互通互助,促进不同开源社区项目之间的有效沟通及互相认可。为此,工作重点也放在了促进开源项目之间需求的分享上,包括复杂项目之间的共享测试结果、用户体验等等。比如与容器技术进行合作。

在全球,OpenStack社区成员数量达到5,5000名,其中13%来自于中国。在开源项目代硕贡献数量上,OpenStack达到520万之多;这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开源技术全球性的协同合作。在最新的OpenStack软件上,来自中国方面的代码贡献最越来越大。这里包括诸如在中国的IT公司如英特尔、SUSE、IBM;中国本地的代码贡献者包括有华为、easystack、99云、海龙云等等。

OpenStack云方面强劲的发展势头使得相关的专家实施人才需求紧迫。为了应对OpenStack人才岗位数量翻番,OpenStack社区基金会开始增加相关人才的培训。例如,在中国结合本地服务供应商的力量,基金会启动考核OpenStack管理员技能认证项目。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