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级OpenStack的全面应用仍尚需时日

  • 来源:TechTarget中国
  •  2016-12-09
  •   浏览 647 次

企业级OpenStack似乎更加容易通过供应商分布和托管服务的方式继续实施,而不是像PayPal那样,采用大牌客户的源代码方式。

毕竟OpenStack也许并不能帮助企业达到私有云最佳状态。

OpenStack仍然在提供商和电信运营商之间努力拓宽超越核心客户的服务诉求。对大多数企业来说,如果向这些客户承诺能够降低成本或提高互操作性,采用OpenStack企业版将肯定会涉及到一些手把手的指导。

在争取大型企业客户在技术和学术的垂直市场方面,OpenStack仍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根据OpenStack基金会的最新的用户调查,在传统行业,如制造业、零售业、消费品和能源行业的企业中间,仅有不到10%的企业采用OpenStack。而在IT行业的公司里占有率领先,但这其中包括许多出售自己分布式产品和运行托管OpenStack私有云的分销商,这其中也包括其他OpenStack类型产品。

一些对OpenStack有突出借鉴意义的客户均为网络规模行业(web-scale)。PayPal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它通常不受传统设备的限制,并且具有深厚的资源来通过OpenStack实现所期望的资源节省。

然而大多数企业,没有这样的资源或高级技术人才——OpenStack工程师每年能比非OpenStack同行多赚40000美元,或企业担心如果他们在OpenStack方面培训员工,员工可能会跳槽,Forrester Research的研究私有IaaS云分析师Lauren Nelson说。

OpenStack的最大价值在于大型公司不使用分布式(支付堆栈部分的托管服务费用),而是选择使用最小价格构建私有云环境,Lauren Nelson说。

托管OpenStack,好处在哪里?

对于许多企业来说,相比于开发平台本身的成本和复杂度,融合基础设施和托管的基于OpenStack的私有云能够以整套价格更容易地提供。即使这样,企业采用OpenStack的过程也绝非一路坦途。

当位于纽约的HedgeServ公司的全球平台工程技术总监Isa Berisha三年前搜索哪些供应商能够提供分布式OpenStack的实施时,他注意到了三家供应商——Mirantis Inc.、Metacloud以及Piston公司,后面的两家现在已经是思科的子公司。

他最早的一次安装是与Mirantis签订的专业服务协议,服务启动和运行都没有问题,但在这不久后遇到了一些麻烦。例如包括虚拟机停止供电,消失出现缓存并导致一些虚拟机宕机,Nova计算造成系统不平衡,运作不良的业务流程功能和缓慢的Cinder驱动,使得他们花了很长时间才上线。

Berisha说,“每一个关键领域的点——图像放置位置、计算分布和负载,都是完成运行前你要关注的基本内容。”

最终,Berisha决定选择VMware集成OpenStack的托管服务协议。

无论是供应商分布式方法,还是托管的OpenStack云,开源云计算软件的经济效益也许并不总是那么有成效,因为供应商分布式方法,消除复杂性的同时也会降低预期的成本节约。

“许多这样的发行版是非常昂贵的,”Forrester的Nelson说。她支出最近一份为30000台虚拟机所申请的软件许可证花费高达400万美元。

“如果你看看每台虚拟机的成本,这很难满足投资回报率”,她说。

过多的发行版本

为了充分利用开源的经济效益,一些企业试图使用上游和自支持的开源代码。然而,大多数会使用商业分布方式,IDC云计算和虚拟化系统软件研究经理Gary Chen如是说。

然而Chen还说,他看到的商业分布市场已经历了一段洗牌期,因为它不能够支持那么多版本的分布。他将这一时期与当年开源Linux操作系统的变革进行了比较,已洗牌到有三个主要玩家——即SUSE Inc.、Canonical Ltd还有Red Hat。

OpenStack供应商分销市场已经开始萎缩,有的退出市场,有的暂停业务,有的则被收购。例如2012年发布的Essex和Folsom的顶级代码贡献者Nebula公司,去年破产了。这种整合很可能会持续下去,也将涉及其他OpenStack的消费模式,如捆绑的硬件和软件产品,Chen说。

两家在OpenStack分布式市场领先的供应商,Mirantis和惠普企业事业部(HPE)——最近也在他们的OpenStack项目上裁撤员工。

HPE在OpenStack推广的初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最近的版本中贡献却有所下降。不论其2015年发布的版本还是2016年四季度发布的Newton已经宣告它将走下神坛。公司似乎是在精简员工,这也很好地反映了OpenStack当前的发展态势,IDC的Chen说。

对于Mirantis而言,公司将致力于服务业务,同时将托管的OpenStack版本业务挂牌出售。这意味着它将主要提供硬核版本,客户自己做的东西更类似于公有云。该公司表示,他们的裁员反映了相对于工程技术类员工,现在他们更需要运行维护技能的员工。

企业级OpenStack的未来

Cole Crawford说,让OpenStack具备更高的可用性同时更加容易升级,是目前软件方面最需要聚焦的内容。Cole Crawford曾参与创建OpenStack,现在则担任Vapor IO公司的CEO,该公司位于德克萨斯州。

它正在变得完善,但就企业所采用的OpenStack而言,(伴随升级)增加新功能的请求相比于全部替换新功能还是存在一定的负担。

举例来说,Crawford指出Apache Mesos-based DC/OS这一版本与服务光纤的集成关系很紧密,而OpenStack的项目架构始终比较松散,主要适用于协同工作,他说。

但仍有理由对OpenStack的进步感到振奋,Crawford说。他还指出,欧洲核子研究中心的OpenStack部署有100000核心以上,尽管欧洲各大科研机构部署强调其当前的商业吸引力,但还没有引起企业级IT客户的强烈共鸣。

另一长期困扰OpenStack的重要问题是,很大程度上被认为是虚拟机相关技术,业界关心能否找到一种能够与容器协同的方式。所有次时代的应用程序都将基于容器,而关键是要向打算使用容器技术的企业展示OpenStack的优势。

在这一问题上,尚不清楚容器是否与OpenStack并行运行还是将与OpenStack实现集成,Crawford说。

然而IDC的Chen补充说很多容器使用者尝试努力与OpenStack协同,还没有被大多数用户所接受,并且相当一部分模块还不够成熟,Chen说。

“最后,如果有人认为把虚拟机看成过时的技术,而将容器看成未来的技术,且OpenStack与虚拟机协同工作,OpenStack将很快成为过时的物件,而不是未来的技术”,他说。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