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云漫卷东南亚:绕不开新加坡,像华为一样拼

  • 来源:第一财经APP
  •  2018-03-30
  •   浏览 449 次
东南亚11国,成为中国云计算企业必争之地。阿里巴巴、腾讯以及UCloud等国内市场排名居前的厂商都不愿错过这一人口众多、互联网勃兴的地区。在东南亚,当地的竞争对手普遍弱小,中国云计算企业的真正对手是彼此,以及亚马逊AWS和微软Azure。

亚马逊和微软在东南亚有先入优势,但中国云厂商更具性价比优势,而且服务意识更强。用云计算企业UCloud首席运营官华琨的话说:中国企业更拼,像华为一样拼。

绕不开新加坡

中国云计算企业出海东南亚,均在新加坡落子,几无例外。

华琨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当UCloud考虑在东南亚市场布局的时候,首先是于2016年在新加坡建立了数据中心,此后才由于客户需求增长而在泰国新增了一个数据中心。

腾讯云新加坡数据中心2016年8月对外正式开服,是除2014年开放的香港节点外,最早部署的海外数据中心。作为中国市场份额最大的云计算厂商,阿里云业务于2015年在新加坡设立地域节点,并在新加坡设立海外总部。

新加坡人口规模仅560万,当地的需求并不是中国云计算企业落地的唯一考量,甚至不是最重要考量。

作为亚太区最大的网络枢纽,新加坡汇集了亚太区最密集的金融数据、云数据,为信息传媒、生物医疗、移动通信、工业制造等数据提供交换环境,堪称“网络马六甲”,也是腾讯云、UCloud打开东南亚市场的“桥头堡”。

UCloud早期对新加坡的调研,设想是让新加坡的数据中心来覆盖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的市场需求。实际的情况与预期很吻合:数据中心最大的访问量的来自菲律宾这些国家,与地区的互联网发展程度以及人口因素息息相关。

腾讯云的新加坡数据中心主要以当地业务为主,将数据中心直接部署在亚太区最核心的网络枢纽,帮助用户业务辐射东南亚,乃至南亚、中东、南太平洋。

从最新的人口统计来看,新加坡周边的马来西亚人口规模3100万、印尼人口2.6亿,菲律宾也有超过1亿的人口规模。这也意味着比新加坡更具市场潜力。

UCloud云计算中心的访问流量数据很有代表性。“在新加坡服务中心,新加坡本土的流量比较少,菲律宾占了27%,然后是印尼占了25%,马来西亚占了15%,新加坡只占了8%左右,此外则是来自其他一些国家和地区的访问需求”,华琨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对于UCloud而言,出海东南亚,最初的驱动力是该公司在中国本土所服务的游戏公司开始向东南亚国家迁徙。

中国的游戏厂商都被腾讯和网易赶去了东南亚,UCloud技术研发副总裁杨镭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在中国的游戏市场,腾讯和网易是寡头型玩家,而中小游戏企业的生存空间逐渐被压缩。

2017年财报显示,腾讯公司游戏产业收入978亿元;网易2017年游戏产业收入362亿元。而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伽马数据、国际数据公司发布的《2017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游戏市场总收入2036亿元。中国游戏市场半壁江山尽入腾讯、网易手中。

在中国日益逼仄的游戏市场空间里,难以施展拳脚的中小企业把眼光放在了地缘和文化与中国靠近的东南亚市场,由此带来对云业务的需求迁移。

目前中国手游、4399游戏公司、wifi万能钥匙公司等都是UCloud公司在新加坡的客户。腾讯云在回复第一财经书面采访时也表示,该公司云业务在东南亚客户大部分集中在游戏、视频直播、金融等强互联网属性的行业。

像华为一样拼

中国云计算公司的目标是进一步“深潜”东南亚。

在东南亚,无论是新兴互联网公司或是正在进行数字化转型的公司,都意图通过上云提升业务的敏捷度以及开展新兴数字业务。这带来广泛的云计算需求。

作为枢纽,新加坡“好处是四通八达,缺点是在某一个地区还不够极致,能做到80分,但要做到90分、100分就要在当地。”华琨表示。UCloud的网络测试显示,新加坡到印尼的网络延迟并不理想,这意味着相当数量的APP体验得不到保证。

这也是为什么继新加坡和泰国两个东南亚数据中心之后,UCloud在2018年3月开启了印尼雅加达数据中心的免费公测。

2017年的10月份,阿里云马来西亚大区正式面向全球开放服务,成为在该国提供云计算人工智能服务的国际云服务商,也是阿里云在东南亚区域继新加坡后,提供服务的第二个大区。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此前宣布Cloud First国家战略,将云计算优先作为当地经济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推动力。2017年5月,纳吉布在造访阿里巴巴杭州总部时,递交马来西亚多媒体超级走廊项目MSC证书,希望加快引入阿里巴巴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

阿里巴巴方面在回复第一财经的书面采访时表示,阿里云正在全球建立云计算基础设施网络。截至目前,已经有超过十万家中国企业在阿里云平台上实现规模化出海,未来三年内生态规模有望达到上万亿人民币。

在东南亚市场,中国企业之间、中国企业与跨国巨头之间的碰撞激烈。

华琨表示,在新加坡市场,UCloud难和阿里云拉开差距,“确实很难找到差异点”。接下来,UCloud准备更深入地参与东南亚市场,一个方式是在新加坡和泰国之外建立更多的数据中心。而华琨的期待是投建数据中心公司决策流程更快,建设速度“比腾讯云快、比阿里云快”。

对比微软和亚马逊在东南亚的云业务布局,中国厂商并不具备时间上的先发优势。价格是中国企业惯用的竞争手段,华琨认为这是中国企业的后发优势。

“亚马逊AWS此前一直宣传降价,但它的价格并不便宜。”华琨说,中国厂商可以比AWS价格低50%,至少UCloud本身的标价比AWS低50%。

华琨认为,中国企业的另一个巨大优势是能拼,像华为一样拼,并由此聚拢用户。

作为全球最大的云计算服务商,亚马逊的AWS服务更标准化。“服务在老外那里很昂贵,因为人力比较贵”,华琨表示,而“现在中国的服务是不惜代价的。你看华为是怎么做的?第一是足够便宜,当初爱立信的设备进入中国是非常非常贵的,等到华为国产化后价格就下来了;第二,真是随叫随到,有什么需求就满足什么需求。”

腾讯云在书面回复第一财经采访时也表示,在腾讯云所有海外数据中心,均有驻场工程师7 24小时随时响应需求。

“中国公司比较拼,中国公司里面创业公司更拼。”华琨总结说。

To Top